中能默默耕耘
中能默默耕耘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在乙级联赛的参赛球队中,青岛中能是个特殊的存在,一方面,他们经历过三级职业联赛,而且深耕足球已经长达15年了,另一方面,他们常年坚持参加青年联赛(U系列联赛和青超联赛),去年年底的U23联赛中能也是两支中乙参赛队之一,长期对青训的坚持也成为中能的标签之一。

对于中乙的现状和发展,中能俱乐部总经理黄建自然最有发言权。

《足球》:或许要从中能青训说起,中能常年参加青年联赛,也是U23联赛的两支乙级队伍之一,为什么会这么做?

黄建:这也是一个传统或者责任吧,在当初青岛海牛和颐中海牛的时候,俱乐部就一直在做青训,当时以几个重点学校为中心做青训,培养了大量的人才。作为传承,中能俱乐部接手之后始终延续了这样的一个传统,而且青训有了更大的发展,实现了常态化、规模化,青训也成为俱乐部工作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中能青训从原来的26所特色学校发展到现在100多所的规模,同时在校园足球普及的基础上进行梯队的专业化培养。我不敢说我们有多高的境界,其实就是传统和传承最终演变成责任,当然客观上,我们不是豪门俱乐部,只能依靠培养年轻球员为一线队输血,有些能力更出色的队员也可能通过这个平台转会到大的俱乐部,实现俱乐部的造血。

《足球》:以前很多人会说,中能接手的是颐中的青训,但现在中能新建起的梯队成绩也不错,比如03梯队在2018年青少年冠军杯上表现就很抢眼。

黄建:这个队伍是我们是我们青超联赛03年龄段的队伍,在打冠军杯之前,青岛足协组建了青运会的代表队,我们这个队伍就拉过去了,正好冠军杯来了,这个队伍也有了更好的练兵机会。

确实如同很多人说的那样,原来中能接手的时候,姜宁、邹正、郑龙、宋文杰他们都是颐中梯队的,但他们的职业发展是在中能,并由中能走向了更大的平台。年轻球员比如95这一批,王子铭(转会到北京国安),钟义浩(转会到广州恒大),刘鍏成以及2018中乙最有潜力球员王泽阳都是中能培养出来的。此外,中能的03梯队连续两年前六名,目前中能也组建了9到19岁的11支梯队(U16两支队伍),下面还有更低年龄段的球员,按照区域组队,尚未进入梯队序列。

我们每年都会从青年队提拔年轻的球员,他们的能力或许达不到中乙的要求,就像侯导所说的那样,鲁能的青训球员都无法很快适应中乙联赛,所以我们主要是让他们体验职业队的管理和训练,合适的机会让他们上场,然后一步步锻炼和培养他们。

《足球》:关于自用球员和出售球员,怎么平衡?

黄建:我们希望所有的好球员都留在中能,但球员的去留要符合球队的定位和战略,我们必须尊重足球规律,必须在俱乐部发展和球员发展中进行均衡,比如现在我们在中乙,有资格与有能力打中超的,我们不可能阻拦他们到更高平台发展,能打中甲主力的也不好留,但未来到了中甲,那么中甲实力的球员就可以安心留在球队。

《足球》:中甲明年扩军,冲甲名额变成了3+0.5+0.5,中能是否会冲甲呢?

黄建:没有退路,我们必须往上冲,我们这个球队是从颐中海牛手里接过来的,让俱乐部回归高水平联赛或者较高水平联赛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也一直相信,以我们长达15年的投入,以我们始终如一的青训坚持,我们的平台应该不止于中乙。

《足球》:乔伟光董事长为何在俱乐部出现连续困难的情况下仍旧坚持搞足球呢?

黄建:用乔总自己的原话说,中能足球俱乐部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不只是经济上,更是感情上。当时义无反顾接过来,现在就要义无反顾搞下去。一支球队会有低谷,但肯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坚持下去。其实单纯从集团的角度出发,足球消耗的不只是金钱,还有精力,而且成绩不好的时候,大家还都在骂你,花了钱挨骂,这些苦楚其实没法说,很多人都说,退了岂不是更好?但乔总说,我们要坚持,要对得起足球城,要不忘初心。

《足球》:关于中乙的现状,怎么看?

黄建:现在多家俱乐部出现困难,让大家感觉中乙很乱,其实中乙的竞技水平和前几年相比进步非常非常大,前几年就像是业余联赛,现在整体上的竞技水平非常高,技战术素养越来越高,教练组配置越来越好,赛事也越来越完善,包括现代化的训练手段在中乙都得到了普及,虽然大家可能各自都有苦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几乎没有草台班子在打中乙了。

《足球》:怎么看待中乙正在发生的退出潮?

黄建:各自都有不同的情况,但这次上海联赛总结会可以载入史册,这次中国足协的政策和导向给中国足球释放了一个很大的信号,中国足球是自上而下发展的,也需要自下而上完善,目前,联赛的综合治理,以及俱乐部的发展导向要求都非常严格,反过来,过去大家一味地靠老板投钱,吃投资饭,但现在退出潮意味着这样的时代会越来越远,未来必然要靠经营管理,靠青训建设实现健康发展,退出潮是警醒,意味着时代的更替,从长期来看也有利于中乙俱乐部的定位和未来发展。

《足球》:如何看待中乙的城市化、本土化和年轻化三个方向?

黄建:城市化是为了区别中超和中甲,进行差异化竞争的,这是正确的方向,本土化和年轻化也是方向,尤其是年轻化更是中乙的责任所在,如果从自私的角度讲,我会说太好了,早该实行了,因为我们不但达标,而且远远超标,但以我对中乙的了解,这个方向恐怕不能一蹴而就,肯定需要培育和过渡,具体细则上,比如本土化细则可以进一步协商和明确,以给中乙俱乐部更好的缓冲。未来肯定必须严格,职业俱乐部如果连青年队和梯队都没有,还称得上职业吗?正像中国足协说的,这些是底线政策。